🐲2024Q1 胡言乱语
Jan 1, 2024
| 2024-2-28
0  |  0 分钟
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date
Jan 1, 2024
slug
2024Q1 胡言乱语
summary
2024Q1 胡言乱语
tags
读书
思考
category
胡言乱语系列
icon
password

2024.02.29

2024.02.28 AI在不同地方带来的东西不一样

早期文明比较研究工作坊:历史学家陈旭麓曾经说过:在腐坏的机体上引入新事物,绝不会让腐坏的机体新生,只会令新事物朽坏。所以,最近得到爆发式进步的AI技术,在某些地方注定沦为上可维稳下可诈骗的利器,至于众人畅想的那些它将大大推进人类智识的美好愿景,并不属于整个世界。

2024.02.27 优秀的特点

发现优秀的人做事有个特点,无论是小事还是大事,无论是正事还是玩乐,只要做了,就会抱着认真的态度做到一个极致,而不是停在某个大家都能做到的阶段,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并不是痛苦的,而是以一种游戏的心态来完成的。

2024.02.27 苏联崩溃的原因

下面是江平先生在改革开放纪念论坛上的简短演讲,主要是说苏联崩溃的原因,三大垄断导致体制和制度僵化,最后走向崩溃:
一、意识形态的垄断,只有马克思主义是唯一的真理,不接受其他先进思想;
二、政治权力的垄断,只有苏联共产党是唯一合法的,不允许其他政党竞争;
三、经济的垄断,国家垄断主要经济,市场经济长期被打压和污名化。
以上三点,是不是感觉很熟悉?正是今日某大国在走的老路吧,只是有前车之鉴,统治者们也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多少留了一点点余地,这一点余地过去40年相对比较宽,结合世界大势,造就了今天的强国形象,但如今这一点点余地似乎有逐渐变小的趋势。

2024.02.26 时代在巨变

@阅读兽ReadingCub 「人们以为大时代切换是轰轰烈烈的,实则是不声不响的。

2024.02.25 折腾

想办法折腾,持续折腾,使劲折腾。印钞机加速。

2024.02.24 命运小故事

讲一个关于李廌(zhì) (1059年-1109年) 的故事,他的父亲李惇跟苏轼是进士同年,然而很不幸的是,在李廌六岁的时候,父亲李惇就去世了,因此家里过得十分贫穷。为了有个好出路,李廌到黄州去拜谒苏轼。苏轼对他的文章极为赞赏,认为笔墨翻澜,有飞沙走石之势,拍着他的背说:“子之才,万人敌也。抗之以高节,莫之能御也”,甚至廌这个名字也是苏轼给他改的,还出钱帮他埋葬先人棺柩。
后来科举考试,苏轼刚好为主考官,由于当时试卷糊名,苏轼努力去猜李廌的文章,看到行文不错的,想“必是吾友李廌之作”,然而皆不是。最后,自以为这场必中,且决不在三名以下的李廌,竟名落孙山。据说李廌有个七十岁的老乳母大哭道:“吾儿遇苏内翰知举,还不及第,将来尚有何望?”,自缢而死。李廌从此心理有问题,学亦不进,行为也很不自爱起来,索性奔走权门,还屡屡写信抱怨苏轼不予举荐。
后来又过了七八年,有机会范祖禹应许与苏轼合荐李廌,而政局忽然生变,这两人都已不能自保,更别说李廌的机会了,李廌从此绝意仕进,致力于撰文著书,布衣终身,生活清苦,卒年五十一岁。
小年:放开双手自由行走 (仅限室内) (仙湖植物园)

2024.02.23 赛博耳机

改苹果lightning耳机插头为3.5mm耳机插头,苹果耳机的线总共有5根,分为纯红,纯绿,黄绿,金红和金绿,纯红色右声道,纯绿色左声道,重点要注意的是得从红绿相间线把纯黄铜线剥出来,这是麦克风的线,剥离后的线与其他金红和金绿线拧一块作为地线就好。为了体现赛博风格,特意选了这个硕大的无需焊接的4-pole国标OMTP型号插头。
notion image

2024.02.22 chatbot到底能干嘛

除了客服和咨询(也相当于客服)。
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形式,无论是文字或者语音,都太局限了。

2024.02.21 今夕是何年

怀念十年前在四祖寺的那短短一周,不问红尘,只寻我心,过了几天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神仙日子。当时只道是寻常啊,下次再有不知要到哪时。现在的日子被周报、季度OKR、半年绩效考核、年度总结和年度绩效考核,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随时随地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处于一年中的什么位置,时间仿佛很长,又仿佛一瞬间就过完了。

2024.02.20 读《了凡四训》

各种人生大道理,各种经典,其实总结下来,关于生活就一句话:用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
就是竭尽所能之后的放下。也就是孟子说的“夭寿不贰”,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短命和长寿是很主观的二分法,当我们安静的时候,当我们全然地投入生活时,哪有短命?哪有长寿?细细说来,如果我们对于丰足和短缺不起分别心,那么,就可以在贫富方面乐天知命,不被贫富所牵累。如果我们对于潦倒和成功不起分别心,就可以在贵贱方面顺应天命,不为贵贱所牵累。如果我们对于短命和长寿不起分别心,就可以在生死方面得大自在。人生在世,生死是最重要的事,勘破了生死,一切的顺境和逆境都能够安之若素。

2024.02.19 再造一次飞机?

现在的各种AI模型,无论是各种LLM,还是最近爆火的Sora,最底层都是随机梯度下降和反向传播(当然包括各种变种)。但是,人脑的工作机制,是随机梯度下降和反向传播吗?就像人类是从鸟的飞翔获得了灵感造出了飞机,但并不是copy了鸟的飞翔机制。当前的各种AI模型,可能也只是对人类大脑的一次稍微表现优异的模仿,因为见过的训练样本足够多,所以拟合的还越来越像回事了,但离真正解释人类大脑工作原理可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人类造出了飞机后,至于鸟飞翔的真正原理是啥,其实并不是那么关键了,甚至连飞机飞行的物理原理都模模糊糊的 (不要说是伯努利原理哦)。但是,无论我们能对人脑拟合地多好,真正理解人类大脑的机制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通过理解人类大脑的机制,才能更好地模拟大脑,造出更高效的AI模型。从我读过的书里,直觉上还是觉得《千脑智能》比较靠谱,希望我浅薄的直觉是对的。2022.12.29 读《千脑智能》笔记

2024.02.18 中国vs日本

1、政权合法性,都有君权神授,但中国还有一个以德配之的概念,没有德是可以被推翻的。所以中国有不断的改朝换代,新的统治者都需要用德包装自己 (包括共产党的人民选择论),而日本无此概念,日本天皇万世一系;
2、日本天皇对国家控制有限,不可能推行郡县制,只能实行封建制,导致天皇权力无法渗透到底层,中国是大一统体制,中国的文化和政治都是从上往下,编户齐民,皇帝权力渗透到最底层,带来的问题是要被颠覆就整体被颠覆,比如文革、破四旧;
3、宗教,日本思想史是围绕王权和神权两极摆动,而中国是神权置于王权之下。
以上结构性的差异,导致了日本与中国的种种差异,比如日本能有明治维新,而中国只能走向闭关锁国。

2024.02.17(初八) 管理欲望

管理欲望比管理财富更重要,否则有再多的钱也是穷人。—— 随水
也就是做人就应该用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
(荔香公园)

2024.02.16(初七) Sora

今天凌晨,OpenAI再次扔出一枚炸弹,发布了首个文生视频模型Sora。据介绍,Sora可以直接输出长达60秒的视频,并且包含高度细致的背景、复杂的多角度镜头,以及富有情感的多个角色。虽然距离理想还很遥远,但是已经足够吊打当前一众大模型了。
不过这里有个小八卦,Sora 的研发主管之一 Tim Brooks 除了 AI 工作之外,还给国家地理做过摄影,在百老汇演出过,得过阿卡贝拉方面的奖。感慨也只有美国能有这种人,创造出 openAI,中国如果只是经济上改革开放,思想上继续闭关锁国,搞皇权专制,财富终究是昙花一现。
(深圳大学)

2024.02.15(初六) 故乡

这个家族据我所知,从我曾祖父一代就外出经商,办矿,祖父效力国民党,久居南京,到1949年后,山河巨变,父亲回到几代人不曾住的老家,而我也只在老家待了十年,周围的邻居都没认全,然后小学后就一直住校,到大学后反而在武汉住了9年多,然后按今年算下来来到深圳也已经9年了,每个地方都平等地分掉了我生命中的9-10年,所以,无论是家族遗传还是个人经历,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没有多少故乡感的人,比较适合漂泊,只要地方合适,哪都能生活得下来,不会总想着家乡的故物。
(中心公园)

2024.02.14(初五) 迎财神

最近在读一部长篇巨著,李一冰的《苏东坡新传》,已阅一半,深刻的感慨就是我和作者以及这时候的苏轼,同为中年男子,感受到理想幻灭后的苦楚和困顿。年少时意气风发,自以为老子是天选之人,要匡扶天下,到了三十多岁却突然发现自己不过是汲汲于名利,为了蝇头小利在红尘中摸爬滚打,泯然众人矣。其实现在也可以及时收手,找个地方,足够悠然岁月,但也知道,已经停不下来了,只望心中有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沙河)

2024.02.13(初四) 做人当如虚舟触物

《淮南子·诠言训》:“方船济乎江,有虚船从一方来,触而覆之,虽有忮心,必无怨色。有一人在其中,一谓张之,一谓歙之,再三呼而不应,必以丑声随其后,向不怒而今怒,向虚而今实也。”
《庄子·山木》:“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偏心之人不怒。……向也不怒而今也怒,向也虚而今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荔香公园)

2024.02.12(初三) 今日带娃体验

看来全世界的家长都是一样的。
notion image
(世界之窗)

2024.02.11(初二) 大梅沙

终究还是普通人一个,我的思想在统计规律面前也要服从大数定律。深圳过年的人里,一半以上在今天来到了大梅沙。作为一介草名,深刻感受到了底层人民在争夺及其有限的资源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动物本性。高峰期为了争夺方寸之背阴面沙地,可以上线各种小心思,及待回程,再回首那块地,实在是不会多看一眼的地方。人还是没有摆脱动物性的一面,永远要争地盘,争地位,争资源,仿佛在看动物世界,这么一想还挺有趣的。
(大梅沙)

2024.02.10(初一)

2024.02.09(除夕)

2024.02.07 假期开启

现在看漫长的十天,回头就是短暂的十天。

2024.02.06 立个flag

扣子才是未来的开放平台,小程序out了。
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方向就是让所有人都不必学会编程语言才能创造计算机应用,只要会自然语言,人人都可以是程序员。

2024.02.04 相遇

我和你插肩而过,我们作为两坨原子团,有个原子彼此发生了交换,这算不算融合?

2024.02.03 今天小年

很快就一年了,因为有了小年,以后的每一年都有了一个标记。
小年快乐。

2024.02.02 理想与现实

苏东坡来到凤翔做官,对于这么许多牵连不断的吏事,厌倦不堪,以为除了浪费生命之外,身名两皆无益。案牍劳形,问囚理讼,不知所为何来,从前所学,完全抛弃,而一官在身,却又不得不奔走劳役,弄得心神俱疲。
苏东坡的夫人王弗去世时仅二十七岁,只有一个儿子,还不满七岁。他俩的婚姻生活只有十年,而这十年里面,正是丈夫出外求取功名,家庭残破,离合无常的艰难时期。
苏东坡回乡守制返回官场,同乡的父执辈在他老宅中为种荔树一棵,说待荔树长大,望能见他回来。但是苏轼此去,过了二十二年,他还在杭州任上,不能还乡,《寄蔡子华》诗,无限惆怅:故人送我东来时,手栽荔子待我归。荔子已丹吾发白,犹作江南未归客。
以上种种,如此奔波劳碌,真还不知所为何来。
苏轼说他自己生性只合是一匹遨游原野的麋鹿,如今却跑来做“立仗马”——那种仪仗队里,金鞍玉勒装饰起来的马匹,旁人看得非常华贵,在它自己只有厌恶。立仗马终日无声,那是用皮鞭子训练出来的,不准一嘶,此非马的本性。苏轼很激愤地说:“一样为别人劳作,我宁愿拉盐车,也不做仅存皮骨的立仗马”。夜雨敲窗,辗转不能成眠,深悔当年无端放弃家乡的田园生活,以为可以匡扶乱世,实在大错特错。

2024.02.01 黄奇帆的讲话 - 拭目以待

中国的房价,其实最近两年还没有开展大跌,走的是有行无市,从2021年到2022年,房价和交易量开始减少了,比如2020年交易量是18亿平米,到了2021年就降到了15亿平米多一点,去年已经降到了14亿平米,今年数据还没有出来,估计会降到13亿平米,那么这个交易量会降到12平米会守住一个平衡,就不会降到5,6,7,8亿平米的,为什么呢?因为整个中国的房产建成的在使用中的房子现在有500多亿平米,理论上50年折旧,也就是说每年折旧五十分之一(2%),500亿平米的2%就是10亿平米,然后再加上总有结构性的需求调整,有个2亿平米,所以,12亿平米的需求是会坚实的底部,会守住的。所以,在这个角度,从18亿平米到今年预计就会变成13亿平米或者更低,那么到了明年,到了12亿平米守住就稳住了,所以这个从建筑,投资量的角度,市场平衡点估计在12亿平米,不要担心到10亿平米,5亿平米。
那么交易量这么低了,为什么价格不低呢?因为房产商也不想跌价,地方ZF也不想跌价,银行也不愿意自己抵押物跌价,那老百姓买了房子的也不想跌价,如果我买的房子是10万每平米,结果现在同样的地段房子变成8万,7万,那老百姓去年,前年买的就会吵起来,在这个角度呢,大家都不想跌,哪怕没有交易,有行无市,所以前两年其实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跌价,那么跌价是谁打破的呢?就是法拍房,因为当大量的交易停顿,房产商资金还不了,那么老百姓也会起诉他,他的债权人也会起诉他,银行也会起诉他,起诉以后就变成法律纠纷——法拍,法拍无非就是把房产商已经有的土地和房产拍卖,那么法拍房实际上在2000年的时候,全国只有20万套一年,到了2010年的时候就到了50万套,2020年已经超过150万套,今年数据还没有出来,我相信有可能到400万套,你想这400万套法拍房,一套平均100平米就是4亿平米,已经等于全社会一年十几亿交易量的30%,法拍房只要超过20%,拍卖的房价就成了一个区域的房价,如果只有法拍房的量只是全城市交易的1%~5%,那法拍房是法拍房,市场房还是市场房,但它超过20%以后(法拍房是以卖掉为主,价格都是打7折,6折),市场房的价格是螺旋形的往下跌,所以,这件事关键是看法拍房的数量,法拍房数量多了,这个地区房价一定跌。
今年深圳局部出现一些楼盘跌了30%,上海也有局部楼盘跌了30%,但是你不能说上海整体房价跌了30%,只是部分房价,但是,到了明年,如果法拍房多了,出现了整个城市的均价跌了30%的时候,我认为地方ZF就该出手了,如果均价跌了30%普遍性出现,这时候要么不法拍,一法拍就可能跌40%,50%,这个时候不是一个楼盘,而是整体上都打对折,这个时候ZF应该出手,在打7折,6折,5折的时候,比如拿出5万亿就把这个房子收了,各个城市打6折,5折相当于跌到了2015年了,这个时候把它收了,ZF不会亏的,放个5年,10年,收回来就是做公租房,做房改房,人才房,廉租房,本来一个国家ZF就该对居民至少保障30%的公租房或者保障房,香港780万人,还有480万住在ZF的保障房里面,只是他的保障房太可可怜,只保障了人均4平米,我们说保障房至少保障人均15平米,香港保障太低了,但不管怎么说,香港400万人住在保障房里,新家坡是70%住在保障房里,我们现在是5%住在保障房里,商品房彻头彻尾覆盖到位,变成大家都买商品房,正好趁这个机会把打了7折的库存商品房买过来,一旦ZF买过来,房产商收到了这笔钱,他也不能自己发财套利,他一定是还银行,还上游施工欠款,还各种建筑材料款,在这个意义上,ZF如果5万亿进去,房产商再去还5万亿,还3个5万亿,就15万亿的债务互相抵消了,所以,这个时候ZF要救市的,我绝对相信明年的适合的时候,当出现了一个城市比较大规模的打了7折,6折的法拍房,ZF肯定应该救市了,这个救市不存在道德问题,ZF拿到了房子就是作为保障房,可能这一场事情过了以后,中国ZF城市保障房就超过20%了,那不是好事吗?你也不用再去造房子来增加房屋的供给,正好 把过剩的房屋平摊掉,另外房产商也会平衡这笔债务,然后整个社会的债务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释放,这个是明年一定会出现的。那么这个时间只要这么一刹车刹住,还有个社会好处,老百姓的按揭贷款的首付一般是百分之二三十,可能已经还了若干年,现在是大体上首付实打实支付可能是30%~40%,所以跌30%,老百姓还没有出现整体负资产,如果跌到40%~50%真变负资产了,社会不稳定,银行跌到30%,坏账就不是2%,3%了,而是10%,15%了,那不得了的,也是整个金融的黑天鹅。所以,这个时候一摊救市措施出来,一举几得。总的来说,这个是理性的逻辑,一定会发生,所以,我并没有只跟大家说现在准备好了有什么用,现在就作为说的,谈的一个观点,经济规律会如此。

2024.01.31 本月读书总结

《从唐诗走进历史》从唐诗作为切入点,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对唐朝的官制、科举、城市风貌、文化生活、交通运输、赋役制度,乃至社会结构变迁、民族交流融合等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述。但是,这种书只走马观花地读一遍是留不下什么的,尤其是涉及到地理环境的,还是需要去到实际的地方,用脚和眼睛亲自体会更为深刻。
《世说俗谈》以《世说新语》文本为基础,将魏晋时期的诸多名士放进具体的历史背景中进行解读,魏晋在历史上是一段脱轨的乱世,那个年代,资源都在世家大族手中流转,老百姓则在水深火热中挣扎,《世说新语》中的人物之所以行为乖张,也是由于必须跟着扭曲的时代一起扭曲而已。所谓“与时舒卷,无蹇谔之节”,时代需要我做什么样的人,我就做什么样的人,多余的话,是不必说的。大时代的车轮从每个人身上碾过,个人精心的人生规划,不是没有影响,而是真的一点影响都没有。
《人生每一步都算数》柳智宇自传性质的书,当年他国际奥数金牌保送北大数院,后来放弃麻省理工全奖,出家11年后还俗,娶妻并进去心理咨询行业。说实话,这本书写的很一般,没啥深度思考,为啥出家,为啥还俗,有何感悟,都写的很流于表面,各种大道理各种匡扶世界,太过天真,这些东西本人不才当年早都想过,而且他还远低于我当年跟他同龄时期的认知水平。他出家后期自己都没走出心理问题,却要去给别人做心理咨询,有点太高看自己了。作为高智商的天才,看问题深度也不过尔尔,此书不值得读。

2024.01.27 李一冰

历史上写苏东坡的书层出不穷,林语堂就写过一本《苏东坡传》,据说是林语堂最得意的作品,中国现代长篇传记开标立范之作,豆瓣评分8.4,2020年有一本叫《苏东坡新传》出来 (台湾在1983年已出版),豆瓣评分到了惊人的9.4分,其作者李一冰则不为人所知。在这本书的正文开始前,出版方特意补充了一节《寻找李一冰》,记述了如何辗转联系到作者的后人,才了解了李一冰的生平,他的一生,和他所写的苏东坡的一生,从某种程度上颇有类似之处,同是天涯沦落人,让人感慨。
李一冰(1912-1991),原名李振华,一冰为其笔名,取“一片冰心在玉壶”之意,浙江杭州人。原籍安徽,其先祖明末时避清兵南下之乱,始移居杭州,历代经商,至清嘉庆年间,创设“李广裕号”,经营有成。随后几世,历经太平天国之乱和辛亥革命之后,家业无所存,民国元年一冰出生,李家一脉仅余祖母、母、一冰及两个姊妹,三世一身,形单影只。靠祖上留下的一点薄产,还能接受教育,但后又遇日本侵华,以及国共内战,四处飘零,后迁居台湾,遭人陷害,经历冤狱,1971年,一冰先生出狱,工作难觅,只能以其深厚的旧学基础,复加以身处乱世的感慨,投注其书,鬻文维生,遂有《苏东坡新传》。
因为一冰的经历,所以他写的《苏东坡传》也把自己融进去了,他写的是从狼狈不堪的东坡走向豁达的东坡,他把自己的悲辛穷厄镕铸在《苏传》之中,他借东坡的行止来浇自己的块垒,李一冰让《苏传》里的东坡和他真实的生命处境交融在一起,让人更能理解东坡幽微难言的内心世界。
李一冰晚年1980年赴美与在美国工作的子女同住,1986年,曾返大陆,探视亲妹,得知亲人凋零,不胜唏嘘,1991因心脏衰竭过世,享寿八十。其子女四人,在国外各领域俱有所成。人生得失,难以短暂时光看待,其屈辱悲痛,当时哭之、恨之、衔之,放诸长远,祸福得失之间,亦难遽断──一冰先生终以其立言之劳,自可不朽。

2024.01.26 道理

所以我们应该去他乡做生意才是正经事。
母弱出商贾;
父强做侍郎。
族望留原籍;
家贫走他乡。
—— 施耐庵《水浒传》

2024.01.25 以左的名义抢劫,以右的名义分赃

经济学家许小年教授在一次演讲中一语中的:“一个国家,半管制半市场的状态,是很多贪腐分子最喜欢的状态。完全的计划经济,无法变现;完全的市场经济,无法寻租;而半管制半市场经济,则可以寻租、变现。“ 然后秦晖有句更直白的话:以左的名义抢劫,以右的名义分赃。

2024.01.21 发现一个节约时间提高效率的方法

from @河森堡
我最近发现一个节约时间提高效率的方法,就是每日都坚持做一些深度阅读。 人类往往会有这么一个状态,即如果蛋白质摄入不足,就会感到馋,而在很多时候,人们会把“馋”和“饿”相混淆,一旦馋劲儿上来,就可能会冲动地吃很多垃圾零食,特别是高糖食品,但这些东西无法解决馋的问题,超量地吃零食,不仅需要额外的时间、精力和钱,还有损健康,而想要彻底解决馋的问题,需要补充高质量的蛋白质。 其实在文化上,人类也有个类似的机制,即人的大脑需要意义来滋养,如果没有摄入足够有价值的信息,人就会反复咀嚼垃圾内容,犹如使劲从辣条中咂嘛出味儿那样,在文化荒芜的原住民社会中,人们每日会花数个小时聚在一起,反复讨论家长里短,讨论天气、庄稼和牛,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些祖辈就已经说烂的话题,人脑天生饥渴意义。 现在网上一个显著的问题就是内容寡淡无聊,热搜上挂着一大堆屁事,既不重要也不有趣,而之所以好多人跟那情绪激动急赤白脸地争执这些屁事,除了营销起哄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人们的大脑在普遍饥渴意义,跟那使劲唆精神辣条呢。 以我自己为例,我之前经常会不停地刷社交媒体,没完没了,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我能感到自己的大脑没有被满足,而有时我刷到一篇深度好文后,花个几十分钟读完,那种继续回去刷时间线的冲动马上就被抑制了,因为大脑的虚无饥渴被有价值的信息驱散了。 既然如此,何必在网上靠碰运气来找好文章读呢?直接看书就行了。 现在我每天读一个小时的书,就能少刷三个小时的社交媒体,节省下来的时间去做其他事情,不仅效率高,情绪和注意力也改善很多。 所以,大脑饥饿时,直接去吃牛排,别唆辣条,特别是牛排还不贵,有时甚至免费。

2024.01.20 大国草民

Video preview
如此打工三十年

2024.01.17 卷到极致

对现在的推荐算法技术有点失望,当初是抱着实现人工智能梦想来到这个方向,最初的几年,从LR到FM到wide&deep,确实还是有那么些思想的,现在却发现大家都是调参工程师和模型结构乱搭工程师,毫无方法论,优化方法也基本无法推广复用,螺蛳壳里做道场,蚊子腹中舞大刀。或许不破不立,卷到极致方可破吧。

2024.01.16 事物的本质

自从前天发烧,现在看事情都变得很本质,就是人都是要死的,斤斤计较争来争去吵吵闹闹惹人烦,不如大家都随便一点,各自主动退让,换得个清净自在。

2024.01.14 大隐隐于朝

归隐,最重要的是一种心态,追求的是内心而不是身体的自由。那么,身体在哪里,有那么重要吗?在山林,内心可以是归隐的;在官场,内心仍然可以归隐。碰到俗人就愤怒,看见公务就厌烦,说到底还是修为欠缺的结果。真正自由的灵魂,是可以做到“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仍然与天地精神往来的。这就是所谓“大隐隐于朝”啊!
——《世说俗谈》

2024.01.13 选举🇹🇼

第一个flag没有打脸。看看选票。全靠对手衬托。列宁说过一句话:There are decades where nothing happens, and there are weeks where decades happen. 翻译过来就是,一件事情可能在几十年里都波澜不惊,但也可能在几周的时间内浓缩了几十年的历史进程。这段话来自列宁对十月革命的感悟,后来在1990年前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时,它又被西方媒体拿出来反复引用,再后来更是成为刻画某种现象的金句:历史事件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缓慢展开,然后在某些关键时刻迅速加速。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2024.01.12 《世说新语》

庶民懈怠和权贵懈怠,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庶民辛苦劳作创造的财富被权贵拿走,权贵才成其为权贵。所以庶民懈怠,意味着权贵的镰刀无从收割,这是不能容忍的。权贵懈怠,则意味着退出政治资源的争夺,降低了权力斗争的残酷性,所以值得大力提倡。至于其他挥霍,基本属于小节。所以庶民懈怠叫“躺平”,权贵懈怠叫“高卧”。某种意义上说,《世说新语》就是一部权贵懈怠之书,它写的就是魏晋名士们不正经的那些事。—— 《世说俗谈》
所以《世说新语》是一本有意思但没意义的书,而“意思”的生命力,往往比“意义”长久一些。有意义没意思的作品,也许慢慢就没了意义,而且永远不会有意思;没意义有意思的作品,很可能一直有意思。

2024.01.11 我们都会重生

“时钟,人,火车,还有猫,都会回到过去。牛肉饭会变成牛,人类会变成猴子,我们会回到宇宙诞生之前。所以我们都会重生。”
“是吗。那我们做好准备吧。”
——坂元裕二《怪物》

2024.01.09 创新的本质是组合

想象力的本质,就是面对复杂度高一点的没见过的组合,觉得很新颖,自己以前没想象过,于是硬造出来一个词语形容这种能力。创造力同理,把大家觉得无关联/弱关联的事物组合出新的系统/方向,获得了超出预期的效果。生物角度来说,人脑是无法想象自己没见过的东西的,人类的本质就是一个复读机,无法真正“凭空想象”出东西,不可能突破知识边界的封锁。可以举的例子就太多了,几乎大家认为的每一项创新,都是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做的组合。
所以所谓的成熟技术,就是已经知道的或者常用(强关联)的组合方式,或者说基于当前环境变量和知识图谱,降落在可能性最大的地方。而创新能力,就是不常用(所谓弱关联)或者概率较低的组合方式,或者说是排列组合后以前认为可能性较小的地方。

2024.01.08 我们这一代人的机会是什么?

1998年前后,搜狐新浪网易、BAT相继成立,中国互联网时代开启,伴随而来的还有风险投资;
1998年事业单位停止福利分房,开启房地产市场化时代;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增发特别国债加强基建,开始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时代,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辆马车开启;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启大出口时代,拉动经济的第二辆马车开启;
这四匹马奔跑了二十年,造就了3亿中产阶级,上千万的富豪,无数的创业机会,梦想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2010~2020这十年更是人类历史上最繁荣的十年,没有非典与新冠,也没有伊拉克战争与俄乌战争,全球化越来越紧密,移动互联网吞噬一切,中国的房地产以每年20%的速度在增值。
但是今天,互联网不增长了、伴随的VC没地方投钱了、甚至由于中美贸易战,美国VC的钱都撤走了,房子卖不动了、该建设的基建都建设完了、出口也被G7制裁了,这四匹马都瘸了。至于消费这匹马,没有前面这四匹马赚钱,口袋空瘪瘪的,未来预期也不可控,谁还敢消费呢?
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时代背景,我们不禁要问,我们这一代人的机会在哪里?特别是年轻人的机会在哪里?因为年轻人还不能躺平,也没有资本躺平呀。我分析了一些机会点:
1、短视频依然有红利,但那不属于产品人
2020年的短视频会像2010年的移动互联网一样吞噬一切,只要一个领域还没有知名的IP,那个领域就还有机会,说明机会窗口还没有关闭,比如我要在海外办公司,其实我并不知道找谁,因为我不知道谁靠谱,这存在着很大的信息差,我需要一个可信任的人操办这些事情,如果你的短视频能做到让我认识你,我的订单就是你的;再比如我要买保险,我也不知道应该信任谁。比起一个机构,我们更愿意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这是IP的独特价值,如果你有做IP的能力,短视频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过,短视频全是流量运营的事情,里面没有做产品、做技术的机会,2021年我们在抖音做MCN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点。现在抖音上唯一可以产品化的就是数据参谋类产品,比如蝉妈妈、考古加。
2、生物科技是硬核科学,也不存在产品定义的机会
都说21世纪是生物科技的时代,我认为是对的,其一是刚需,健康与排除孤独,是人类一直追求,但一直都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其二是AI、大数据与生物科技的结合,提供了一条新的解题路径,很多生物问题可以“计算”出来。
但是,生物科技是硬核科学,他需要的是技术,不是产品定义的能力,产品经理的能力模型跟苹果公司类似,从来不发明任何新技术,只根据用户需求整合需要的技术。
当一个领域在比拼技术的时候,更需要的还是数学家、科学家、工程师,而不是产品经理,我们能把产品做得更高效、更简单、价格更低、体验更好,但我们没有办法将语音识别率从97%提升到99%,将OCR的能力从99.0%提升到99.7%,生物科技同理。
3、如果你不做AI,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提交YC的项目,70%已经与AI相关,这反映了全球创业的趋势。这还是要回归到用户需求,1994年是世界互联网的元年,2011年是移动互联网的元年,这么多年过去了,该被满足的需求都被满足得差不多了。在未来的日子里,非AI的领域,可能只有社交与游戏还能产生千万DAU、百万DAU的可能性,其他领域都不太可能了。
AI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工具,区块链也是工具,技术其实都是工具,我们武器库里的工具越多,我们解决某个问题就越彻底,可能很多以前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通过AI就能解决得很好,比如妙鸭相机,他是通过AI解决海马体拍证件照很麻烦、价格很贵的问题,如果没有AI,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AI的技术已经可用了,目前需要的是洞察,看一些以前没有AI的时候,没法解决的问题,现在能不能通过AI解决,能不能解决得更好。
4、做一个5人小团队,永远都有机会
做小而美的事情,永远都是有机会的,放弃过去的宏大叙事,回归个体户的思维,找到一个极度细分的领域做好、做精、能守得住,当营收多一些,能Cover多一个人工资的时候,那就多增加一个人,不行的时候,就裁掉一个人,永远保持精干的小团队。
优势永远都是一点一滴积累的,打磨一个小而美的产品永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是不会有VC支持的,这就意味着要靠自己,自负盈亏,这就需要你极度有耐心,要做好3年、5年没有正向收入的可能性,最好还是先业余做,等看到希望以后再辞职全力去做,这样的路径是最顺畅的。
5、出海,到竞争还不充分的地方去
“未来已来,只是空间分布不均匀”,美国、中国、其他地方,这是不同的世界,地区与地区之间存在着时间差,移动互联网在中美竞争很充分,但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地方竞争也很充分,这里就是机会。
我的选择是什么,5>3>4。

2024.01.03 写给新的一年

但愿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远离一切古怪的事,大家都能做个健全的人——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吉利。—— 王小波《写给新的一年》

2024.01.02 未来

跟老年人聊天最尴尬的时候是说到未来,尤其是期待的开心幸福的未来。

2024.01.01 读《从唐诗走进历史》

这本书从唐诗作为切入点,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对唐朝的官制、科举、城市风貌、文化生活、交通运输、赋役制度,乃至社会结构变迁、民族交流融合等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述。不过这种书只读文字一般是没有太多体会的,尤其是和地理环境相关的,不过是有些浅浅的印象罢了,要想得到最好的感悟还是得行到彼处去才行。
另外,还想说的是,读历史,真的得有铁石心肠,因为你随便翻过的一页,随便瞟到的几个字,可能就是一群人的一生,甚至更多人的一生只能留在历史的空白里,一个标点都占不上。这些人生若是幸福乃至平淡无奇的也罢了,但偏偏很多是苦难的,“岁大饥,人相食”,史不绝书。
胡言乱语系列
  • 读书
  • 思考
  • 2016.07.23 双伽马函数的数值计算2023Q4 胡言乱语
    Catalog